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

新冠状病毒疫情持续,中国大陆的返工者困在家乡无法返工,企业延迟开工,多个工厂暂时停摆。

中国官方称,目前日均旅客1348万人次,较去年下降8成;2月底前以农民工返岗为主,3月底前是学生返校人潮。

约40万名在大陆工作的台湾人,则陷入是否返工的挣扎,甚至有人出现离职的念头。

五名西进的台湾人告诉BBC中文,疫情对他们的生活、工作、职涯选择带来影响,共通点是家人、朋友都奉劝离职,离开中国,有人选择留在大陆,只是何时返工,没有答案。

  • 肺炎疫情:新型冠状病毒专题报道
  • 新型冠状病毒:中港澳疫情每日更新
  • 从武汉到全中国 复工难题冲击全球汽车产业链
  • 台湾人滞留湖北 政治争“疫”还是人权主导
  • 新冠肺炎:国际关注中国疫情对世界经济冲击
职业生涯十字路口
Image caption 上海市区街道人潮比平時減少

“回北京的话,可能就等死吧!”回台湾过春节的品妍,向BBC中文转述家人对她说的重话。对于是否要返回北京复工,已经和父母亲起了数次争执。

品妍说,家人担忧她若在北京遭受感染,当地医疗资源不足,且“可能不能回台湾,就要待在那边等死”。

原本1月29日要返回北京,品妍却因为出现感冒症状、公司宣布延迟复工等原因不断更改机票,后来索性直接退票。

现在,她则陷入是否返回北京的挣扎。

家人担忧她的健康,希望她直接离职回台湾。但她认为,若因疫情而辞职,似乎不够理性,加上不想放弃在北京的机会,而倾向继续留在北京。

她希望能在2月底返回北京,为此“只能持续和家人沟通”。

同样被家人、朋友奉劝离职的还有仍在台北的刘克振和马毓偲,他们都在上海上班。

刘克振说,家人要他考虑离职,但公司的大中华区总部设在上海,台北则是区域部门,因此薪资福利、职涯发展都有很大差距,虽然他很喜欢台北的生活环境,但综合外商职缺少等因素,几经考量仍希望留在上海。

Image caption 上海某社区居委会贴出预约购买口罩公告。

“公司允许在家里工作到2月底,因为欧洲主管都还没回到上海,”刘克振也尚未确定何时返回上海,目前计划是3月中旬回去。

另一名在上海工作的台湾人,母亲也不断奉劝,暂时先别返工。

今年27岁的马毓偲告诉BBC中文,她的妈妈对她说:“疫情还未缓和,公司若强迫你回去,就离职吧!”

天下父母心,马毓偲理解母亲的担忧,也认同她的看法。她解释说,除了对中国医疗没信心,中国的资讯不够透明,因此“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真的,什么是假的”,让人不放心。

目前马毓偲仍未确定何时返工,但因许多国家对中国公民实施旅游禁令,她的中国同事无法出差,因此公司希望她留在台湾,代替同事到其他国家出差。

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
肺炎疫情:行走在空荡荡的北京家庭会议决定妻小留台

负责管理河北省某台资工厂的李先生,也留在台湾尚未返工,因为肺炎疫情还召开多次“家庭会议”,最终决定暂时将妻小留在台湾。

李先生全家人到石家庄市工作生活已经一年多,今年回台湾过年遇上肺炎疫情,而决定暂时不回大陆,要观望疫情发展再做决定。

“那边的工厂预计2月24开工,当地有陆籍员工负责管理,台湾人都还没回去。”李先生计划,等到疫情缓和,会自己回到中国复工,同时为了安全考量,将妻子、小孩留在台湾。

“这学期就在台湾念书,先不要过去了。”李先生的小孩就读幼儿园,他对中国的医疗质量不放心,希望孩子都先留在台湾。

李先生描述曾经的看诊经验,他对BBC中文说:“到诊所看医生,连听诊都没有,跟台湾比,会觉得比较草率,去大医院看医生则都要花上一整天。”

新冠病毒疫情,也让他重新思考未来是否要继续留在大陆。不过,仍有部分台湾人已经回到中国大陆的工作岗位。

BBC中文访问的五名台湾人中,只有一名已经返回中国。但根据中新社报道,部分设在大陆的台企已逐步复工复产,比如北京台资企业复工率和台商台干返回率均在七成左右。

已返工的台湾人
Image caption 上海部分店家仍正常营业,市民出门皆戴着口罩。

任职于上海某外资新创公司的潘俊宏,接受BBC中文采访前才刚挂上父亲从台北打来的电话。他说:“爸爸挺紧张的,担心我的食物和口罩够不够?”

2月15日,从台北返回上海的潘俊宏说,班机上有些人特别紧张,防护做得很周到,"机上的人都戴口罩,有些人还穿雨衣、戴护目镜"。

他描述,上海机场的气氛与平时不太一样,除了乘客入境必须量体温,机场人员更是战战兢兢,全副武装穿上全套的防护装备。

原本预计2月10日回上海的潘俊宏,将航班延后了5天。回到上海后,公司考量到疫情仍然严峻,希望他在家里办公。但他认为:“台湾媒体描述上海情况,有点过度严重,回来后觉得没有大家想像中的那么夸张。”

他向BBC中文表示,住处临近上海新天地购物中心,街上人潮只剩下平时的1/5,但大部分的连锁超市、卖场都有营业,有些餐厅则因员工未返工而歇业。

根据媒体报道,上海市超过1万个居民住宅小区,都实施了封闭式管理,采取了出入口管理措施。

潘俊宏仍可自由进出,会出门采买日用品。但对于当地的医疗,他说:“当然不能和台湾比,台湾制度相对健全,但我在这里有商业医疗保险,比较不用担心。”至于大陆的医疗品质,他则认为,还能接受。

全球资料库网站Numbeo公布2020年医疗保健指数(Health Care Index)排行榜,台湾以86.71分排名第1,韩国居次,日本第3。CEOWORLD杂志2019年版的医疗照顾指数调查,台湾在89个国家地区里也高居第一。

潘俊宏称从未思考是否会因疫情而离开中国,他对BBC中文解释,虽然台湾和中国的工作机会差不多,但薪资、福利、发展空间仍有差。

“我是公司的草创员工,薪资若与台湾同职位相比,至少高了3到4倍。”

计划回乡的台湾人
Image caption 上海市区街道人潮比平時減少。

潘俊宏与大部分的台湾人仍因看好中国大陆未来发展,选择继续留下。不过,根据台湾人力银行近期调查,在大陆工作、有意转职的台湾人,超过六成选择不回中国,其中高达九成决定返回台湾,另也约一成则要转移至东南亚。

台湾104猎才资深副总经理晋丽明曾向媒体分析,肺炎疫情加剧,造成台湾人到中国工作与生活的不安全感。加上中国管理职位已开始当地化,全球一般制造业在转移至东南亚等地,台湾人才回流、南进东盟国家已成趋势。

不过她也提及,受到疫情冲击的批发零售,餐饮旅游业台湾也不可豁免,因此该产业的人才若想回台湾,工作机会不太理想。

另外,回台湾的薪资福利也可能会下降,台湾《远见杂志》曾报道,中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经理等级的平均薪资已落在 3万到4万人民币,台湾顶多台币7万元(约1.6万人民币),差了两倍多。

(因受访者要求,赴中国大陆工作的台湾人均为化名)